信游娱乐

學以致用 | 發送侵權警告律師函不當構成商業詆毀

  案例編號
  (2018)最高法民申2647號
  標準條款
  《企業知識產權管理規范(GB/T 29490-2013)》
  7.4.2 爭議處理
  b) 在處理知識產權糾紛時,評估通過訴訟、仲裁、和解等不同處理方式對企業的影響,選取適宜的爭議解決方式。
  本期導讀
  通過發送律師警告函的方式維權是現在企業常用的方式,即使不能促使侵權方停止侵權,也能通過此方法表明權利人的態度和立場,為日后訴訟維權創造有利的條件,甚至在某些場合,發送律師警告函還是維權行為的必要程序。但是,律師函雖然寥寥數語,卻也大有學問,若是使用不當,不僅不能維護自身的合法權利,甚至可能被競爭對手抓住機會實施反擊,以至于侵、維權方身分互換,攻守易位。本期案例將向您揭示發送律師警告函進行維權的邊界。
  判決書原文要點
  背景信息
  甲公司認為乙公司存在惡意注冊商標、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行為,遂向乙公司及其產品的銷售者和使用者發送律師警告函,其中包括“有可能使貴單位成為共同侵權人并可能因此承擔連帶責任”“請在收到本函后,慎重考慮代理銷售事宜,避免因此受到不必要的追索”或“請在收到本函后,慎重考慮采購、使用事宜,避免因購買、使用涉嫌侵權產品而受到追索”等內容。
  乙公司以甲公司侵犯其商業信譽起訴到法院。
  裁定書(節選)要點: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四條規定:“經營者不得捏造、散布虛偽事實,損害競爭對手商業信譽、商品聲譽。”判斷是否構成商業詆毀,其根本要件是相關經營者之行為是否以誤導方式對競爭對手的商業信譽或者商品聲譽造成了損害,即使某一事實是真實的,但由于對其進行了片面的引人誤解的宣傳,仍會對競爭者的商業信譽或者商品聲譽造成損害,因此亦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四條予以規范的應有之義。
  (一)關于甲公司發送涉案律師函及告知函的行為是否構成商業詆毀的問題
  權利人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可以發送侵權警告,但發函者應當盡到謹慎注意義務,不能逾越權利行使的界限,以誤導方式損害競爭對手的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
  本案中,首先,甲公司于2014年10月至12月期間發送涉案函件時,乙公司雖然享有“商標A”注冊商標專用權,因乙公司申請注冊該商標時即具有明顯惡意,且其后已被本院的生效判決認定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二十八條的規定而不應予以注冊,故甲公司在函中稱“乙公司將其產品命名為商標A,模仿、抄襲委托人的國際注冊商標B,涉嫌商標侵權。”該節表述不屬于捏造虛偽事實,二審法院認定甲公司的上述行為構成捏造虛偽事實失當,本院予以糾正。
  但是,甲公司在上述函件稱:“乙公司模仿、篡改委托人在先使用的知名產品名稱‘商標+B502Touch’,涉嫌商標侵權。”因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2014)一中民(知)初字第08762號判決認定甲公司未提交“商標B+502Touch”產品在中國達到“名牌”的證據,對甲公司關于乙公司“傍名牌”的主張未予支持,故二審法院認定甲公司關于乙公司模仿、篡改“商標B+502Touch”涉嫌商標侵權的表述屬于捏造虛偽事實并無不當。
  其次,甲公司發送律師函的標題稱乙公司“侵害委托人的專利權、商標權,并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就專利權而言,因本院生效判決認定乙公司不構成侵害甲公司之關聯公司丙公司專利號為ZL0080××××.X、名稱為‘使用切變波的成像方法和裝置’的發明專利權,故律師函標題稱乙公司“侵害專利權”與事實不符,屬于捏造虛偽事實。因此,二審法院認定甲公司專利侵權警告一節不構成捏造虛偽事實存在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再次,甲公司在其發送的函件中稱:“乙公司在其網站及各種宣傳中聲稱獲得世界衛生組織(WHO)、亞太肝病研究學會(APASL)推薦,但世界衛生組織(WHO)及上述世界肝病學會官方明確推薦‘源自于某法國公司的瞬時彈性技術’,……上述行為涉嫌以冒用榮譽、虛假宣傳的手段蒙蔽消費者及對委托人進行不正當競爭。”因甲公司在本案中所提供的證據均不能證明乙公司存在上述“冒用榮譽”的“虛假宣傳”行為,也不能證明世界衛生組織所推薦的瞬時彈性成像技術源自于某法國公司,甲公司的上述表述缺乏事實依據,故二審法院認定甲公司發送函件中的上述內容屬于捏造虛偽事實并無不當。
  最后,根據在案證據,足以證據甲公司發送的律師函及告知函中包含“出售侵權產品”“有可能使貴單位成為共同侵權人并可能因此承擔連帶責任”“請在收到本函后,慎重考慮代理銷售事宜,避免因此受到不必要的追索”或“請在收到本函后,慎重考慮采購、使用事宜,避免因購買、使用涉嫌侵權產品而受到追索”等內容,故甲公司關于其發送函件中不存在上述內容與事實不符。
  產品的銷售商和使用者并不會因生產商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而承擔連帶責任,產品的使用者也不會承擔商標侵權責任。甲公司發送的律師函及告知函將不正當競爭和商標侵權一并列入侵權警告內容發送給產品的銷售商和使用者,聲稱銷售商和使用者可能因此成為共同侵權人而承擔連帶責任,該引人誤解的表述容易使受函者受到誤導從而拒絕交易相關產品,故二審法院認定甲公司函件中的上述表述屬于捏造虛偽事實亦無不當。
  綜上,甲公司發送律師函和告知函雖然具有侵權警告的形式,但除了乙公司“商標A”商標侵權警告一節以外,其他涉及“商標B+502Touch”商標侵權警告、專利侵權、不正當競爭的內容均存在一定程度失實,屬于捏造虛偽事實。雖然二審法院對于律師函及告知函中涉及專利侵權警告一節不構成商業詆毀、“商標A”商標侵權警告構成商業詆毀部分認定失當,但對于甲公司發出律師函及告知函構成商業詆毀的結論并無不當。甲公司發送律師函及告知函的行為已經超出了侵權警告正當維權的界限,屬于以不正當方式破壞乙公司的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以提升其自身競爭優勢的行為,構成商業詆毀。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78ebdacae9da971faf025645ab77d367";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